陈来:有情与无情——冯友兰论情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UU快3官网_UU快3技巧_UU快3平台

陈来:有情与无情——冯友兰论感情的句子的相关文章

陈来:有情与无情——冯友兰论感情的句子

在冯友兰对中国哲学的了解中,感情的句子的来源和对待感情的句子的土措施是两个 相当重要的问题图片。他对你这类 问题图片的了解,既是他把握中国哲研究会神的重要进路,也影响了他的哲学思想的建构。本文以下的讨论,好多好多 专就此一问题图片的研究。 一 1935年3月2日,冯友兰在清华大学讲演,题目为“人生术”。这次讲演是应清华青年会主办的大学问题图片讨论会之邀,讲演的内   更多...

桑农:道是无情却有情:凌叔华与徐志摩

1925年初春的两个 晚上,凌叔华参加新月社聚餐的归途,听人说起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恋情。她感到震惊,立即辩护说,这都有谣言,两人“绝无背友背夫的事”。回到家中,她给胡适写了一封长信,谈到对事态的分析和担忧,希望他能帮助徐志摩出国,使之“早出非难罗网” 。 凌叔华固然写这封信,是因为她当时与徐志摩过从甚密。信中还有没法 一段   更多...

江河无情人有情——我国著名水利学家黄万里教授生平

黄万里,清华大学教授,蜚声中外的水利、水文学专家,我国致力于跨学科研究河流水文与水流泥沙的先驱者之一。1911年8月20日生于上海南市施家弄,4001年8月27日卒于北京清华园,享年90岁。祖籍江苏省川沙县,即现今的上海市浦东新区。其父为近代著名爱国民主人士、教育家黄炎培,母王纠思。童年时代,因极顽皮,母亲将其长期寄宿   更多...

葛剑雄:从“学生政审”看政治运动的无情

作者:葛剑雄,复旦大学教授 在这十年间,经朋友之手产生的“政审材料”,更多的是使好多好多 学生从毕业之日起就戴上了无形的枷锁,受到种种限制和不公正的待遇,被打入另册。要都有拨乱反正、改革开放,或许我会一辈子做没法 一件名为“坚持政治方向,贯彻阶级路线”,实质伤天害理的事。 所谓“政审”,好多好多 政治审查的简称。这没法 是改革开放以后   更多...

彭华:论境界与感情的句子

中国文化之绵延赓续,与素重师承之传统密切相关。儒佛之“道统”说,汉学之“师承记”、宋学之“渊源记”[1],即其力证。故历史学家陈寅恪说,“华夏学术最重传授渊源。”[2] 作为现代新儒学的八朋友,亦呈现出同一特色。冯友兰一系,即其显例。冯友兰(1895-1990),字芝生,河南唐河人。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,“新理学”的   更多...

蒙培元:感情的句子与知识

关于知识学说,在中国哲学中是两个 较大的问题图片,在儒家学说中更是没法 。按照现在的理解,认知问题图片是认识论、知识论的问题图片,与感情的句子价值问题图片是有区别的。认识论是有关真理的问题图片,感情的句子是有关价值的问题图片。认识论是关于世界“是那先 ”的问题图片,感情的句子是我需用那先 或应当怎么才能 才能 的问题图片。认识论要求区分主体与客体即认识者与被认识对象的界限,我是两个 认识主   更多...

陈远:历史语境下的梁漱溟与冯友兰

上周接到刘老两个 电话,邀请我到三味书屋讲座,说实话,接到电话后诚惶诚恐的,我早就知道三味书屋是京城讲座的重镇,我今天一来,甜得没法 ,我没想到有没法 多人,好多好多 的前辈学者都有这里做过精彩的演讲,我人太好不不可以三味书屋和朋友同去交流,能和没法 多的前辈学者的名字排列在同去,对我来说是很荣幸的一件事情。我是两个 不太喜欢在大庭广众   更多...

黄玉顺:指在·感情的句子·境界——对蒙培元思想的解读

在20世纪400年代以来的儒学研究中,尤其是在新世纪的儒学复兴运动中,蒙培元先生对中国哲学传统的诠释、及其在你这类 诠释中鲜明地呈现出来的独立原创的哲学思想,独树一帜,引人瞩目。蒙先生将中国哲学、尤其是儒家哲学概括为“感情的句子哲学”[①],朋友将蒙先生的思想概括为“感情的句子儒学”[②]。当然,感情的句子儒学人太好好多好多 蒙先生思想中最基本、最核   更多...

陈徒手:冯友兰:哲学斗争的被委托人挣扎史

一细观北大哲学系1949年后的思想斗争历程,就可看出冯友兰始终是一位不可或缺的重要出场角色、屡批屡不倒的奇特人物,几十年来不知被扣了2个顶“反动”帽子,几番陷入落魄、无援的境地,却还能诚恳检讨之余一再反批评、再三与人“商榷”。最高领导人与各个时期的文教主政者有时又待他如上宾,基层执行者囿于统战政策又时而敬畏,令他在严酷   更多...

施京吾:冯友兰历史沉浮的标本意义

在我相当年轻时,曾与一位年纪相仿的朋友豪情万丈、异想天开地打算写一部儒家思想流变的专著,在提纲中小兄弟俩狂妄地表示:“冯友兰说他对传统理学的继承都有‘照着讲’好多好多 ‘接着讲’,从而开创了新理学。没法 朋友对中国传统文化既都有‘照着讲’,好多好多 仅是‘接着讲’,好多好多 ‘重新讲’。”——启发来自冯友兰先生,但思想资源却属于五四时期的   更多...